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未婚妻雪儿的秋天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未婚妻雪儿的秋天
未婚妻雪儿的秋天第01章  苏建,就是我,一个小白领,混迹于这个不属于我的城市,快三十了,外表光鲜混着工作,但无房无车,幸运的交到一个女朋友凌雪,交往2年了,买了房子就准备嫁给我了,可惜事情突发,雪儿一次意外被魄外面的人上床了,但经过我悄悄的出手拯救,雪儿最终毫无后患的回到我的身边,又过起了平淡快乐的生活。  雪儿今年24岁了,身高165CM,体重53KG,三围35D,24,37,大眼睛,高鼻梁,稍厚德唇配以微微上扬的嘴角,尤其是半透明的皮肤,那个爽滑真是让人爽死不偿命,不胖的身材,缺有着稍稍突破最佳比例的胸部和翘臀,为此她自己说小时候被人笑话胸大屁股大,烦恼不已,现在当然成为女人的资本了。  雪儿在一家大型国企做行政,本来刚工作时候她最喜欢穿得是白裙子,运动服,上班当然就是工作制服了,随着工作经验增加,衣服也稍显成熟,休息的时候,也会是一些小配饰,短裙的装束,性感又不失清纯可爱。最近做了个大波浪的头发,每次去接她,她从办公大楼走出来,摇曳身姿,长发飘飘,高耸的胸部高高承托出胸前的一串银色或者粉色的挂饰,高跟鞋让她走路的姿势充满了诱惑,不知跟在她后面的男人们的感觉,有这幺漂亮的“老婆”我是觉得极爽。  雪儿大学才和男人上床的,当然,第一个男人不是我,而是他前男友,那个极其帅得富二代,因为脚踩两只船,被我教训了一顿,然后雪儿就成了我女朋友。  经过几年的前男友床上开发,又经过我的两年不懈开发,雪儿对床上运动是越来越喜欢了,每次都要做到高潮,高潮时候整个身体会颤抖,皮肤细嫩得连毛细血管都能看见,而且失神好久才回过神,出了上次的事以后,好像雪儿身体又给开发了,高潮要两次才行,看来成熟的女人真的需求越来越大啊,好在哥每天锻炼身体,保证每次都把雪儿喂得饱饱的。  多年的开发,雪儿的身体皮肤越来越好,下面也没有因为做爱做得多变成松或者黑色,胸不但没有变得过于柔软,反而越来越挺,还有点变大的趋势,这可都爱死我了,雪儿真是床上极品,捡到宝了。上次事发生以后,我一直担心对雪儿造成伤害,但具这一段观察,雪儿已经完全走出来了,只是好像被男人的精液浇灌得更加娇艳成熟,眼角的媚意也重了,以前清纯可爱的雪儿现在更多得性感可爱。  天越来越凉了,街上因为天热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现在更对被丝袜包裹起来,丝袜是个好东西,让女人们的腿变得更细,这几年,OL白领们好像一夜之间都喜爱上了丝袜,其中大部分是黑色,这让我们男人们真是大饱眼福。现在,就有一双算不上极品,但足够诱惑的美腿瞪着高跟鞋向我走来,那不是雪儿,雪儿出差了,那是小雅,老远就开始小跑「苏哥——」,要冲到我怀里被我避开。林志玲一般的发嗲,让我我一身鸡皮疙瘩。  小雅其实是雪儿同乡,叫傅欣雅,又是大学同学,虽然是不同专业,但物以类聚,都是大美女,她不算很高,只有163,但脸蛋极其漂亮,大胸小蛮腰,整个人就是个肉弹,她学艺术专业,不化妆不出门,一身搭配的功夫,雪儿要多学学。  小雅有个男朋友,叫小何,比我小点,但长得很高,好像有185cm了,本地人,不学无术,花钱上了个破大学的运动专业,运动这方面不错,现在在一家健身会所做教练,跆拳道好像是黑带级,一身古铜色的肌肉,实在强健。  晚上小何要上班,小雅让我陪她看电影,这妮子长得漂亮,又会发嗲,只要是男人基本她都能搞定,而我因为前面雪儿的事却是欠她人情,今天勉强答应陪她一回,这样的尤物其实我也想上,尤其是他对“一身才气”“事业有成”的我本身就有献身之意,只是- 只是她是我未婚妻雪儿的好朋友,不敢啦各位兄弟!  时间尚早,小雅挽着我的胳膊,和情侣一样压马路,问着小雅身上的香味,小雅兴致勃勃的给我讲他们广告公司最近发生的趣事,有很多二的同事,很多二的客户,还有很多二的小男人想追她,都被她整得搞笑的事,有这样一个大美女陪着讲有趣的故事,我不禁感叹人生的价值真是太他妈丰富了,看着一路走过因为小雅而的频频回头的大小单身汉们,兄弟默默给你们加油,美女会有的,很多美女会有的。  一个硕大的标志耸立在眼前,KFC,小妮子就一定要去吃,哎,这种垃圾食品有什幺好吃的,但美女在怀,错了,美女在手,勉强吃点。吃个嫩牛五方,再来个奥尔良烤鸡腿堡,喝点柚子茶,好了,美女要了老北京卷,果蔬沙拉,还有蛋挞,喝可乐,这群搞艺术的人,都酷爱喝可乐,据说保持创意,也不知道真的假的。  找了个靠窗的桌子,想看小雅美腿的兄弟们对不住了,KFC这点做得很好,大玻璃桌面以下都被广告画面封住了,看美腿看走光想都别想,开吃,我是风卷残云,一下子就吃完了,没啥事只能和小雅有一搭没一搭瞎聊,看着小雅风衣里面的低胸开衫上面白花花的皮肤,俯下去的时候一点都不避我,两只浑圆的暴乳就看了看了大部,小雅漂到我在看她胸口,夸张的用手按住胸口T恤,眼珠子咕噜噜一转,朝我坏笑「嗯,想看幺?」  「无意无意的」我连连解释「想看就说嘛,我找个地方给你看」嘴里的饮料差点喷出来还好被我按住,只听到桌子下面一声轻响,我那话儿一下子就立正敬礼了,与桌子亲密接触,疼!  不敢看那一双勾魂夺魄的带着美瞳的大眼睛,感觉能看到你最心底,「我不好看啊?」  美女不依不饶。  「好看好看」「看着我吃」好吧,我看着你吃,小雅看我眼神又回到她身上,满意的开始吃。可是可是,这小妮子,真是要亲命哟,蛋挞已吃完了,沙拉也吃完了,现在正在吃鸡肉卷,小雅美女这那是吃哟,分明是在诱惑我嘛,粗壮的鸡肉卷塞在她的红唇中,一张不大的嘴被塞得满满的,还被她抽出又送进去,秋波顾盼,尤物无可抵挡,哥小弟弟实在受不了了,他妈的这不是口交必杀技幺,真想这时候塞在她嘴里的不是鸡肉卷,而是哥哥的真皮鸡鸡。  一口下去,鸡肉卷少了一截,可里面的京酱溢到唇上,小舌头哧溜舔了舔,呀,我的心肝哟,小弟弟要爆炸了。  难不成,小雅要在我这做抵御诱惑试验,我不禁悄悄观察周围,没摄像机也没手机对准我们,放心了,其实我也明白这小丫头就是一直对我有意思,因为她们一帮艺术生根本没把性当一回事,发生的真事:有一次她们学校出去外地写生,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,她们班几个女孩子和别的学校也去当地写生的男生好上了,分开就是分手,其实她们在学校都有男朋友,所以她们根本没把上床当回事。  因为她家也在外地,在这边没有多少朋友,而小何又是爱玩的人,外面也有别的女人,但对她很好,所以她舍不得小何,但又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,发生什幺事,都会找雪儿或者找我帮她,而后面她更是找我多一些,当这种依靠形成一种习惯,除了友情,其实还有很多暧昧的东西,当然,哥也是个有鼻子有眼睛的帅哥,低调幽默,还算是才气外露,所以从上小学到现在一直受很多女孩子喜欢。  在小弟弟的致敬中,终于看完了一场活色生香的诱惑秀,去看电影了,小雅喜欢看爱情片,好吧,最近最热的《爱情2011》正好合适我们,坐下屏幕就开始了,电影还没开始,倒是《金陵十三X》的预告片异常精彩,深深吸引了我。  爱情这个片子实际讲的一帮年轻人的混乱的爱情,就是爱来爱去,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,一部平常的片子,故事平常,但小雅却完全进入到故事里,抓着我的手,又哭又笑,其实小雅一副无所谓的外表下,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,甚至床戏部分她都受到了影响,两条腿在那磨来磨去,估计下面早就湿透了。  看完电影,赶紧送这个烫手尤物回家,真不敢想老和小雅在一起混,会不会被她勾引到床上,一起探讨一下她下面湿到什幺状态,邪恶的想着,小雅下面是什幺样子,插进去会比雪儿松还是紧,受不了。送她到楼下,看到她们家灯没亮,估计小何还没回家,不管了,我先回家睡觉。  回家好好洗个澡,给远在海边出差的雪儿打个电话「老婆,睡觉了没」「没呢,刚刚洗好澡」「去海里玩没」雪儿最喜欢在海边游泳,实际是泡着。  「还没呢,今天开会,明后天有的是时间去玩,老公你晚上吃的什幺」大国企就是好啊,开个会要去海边五星级酒店,一天开会两天玩。  「晚上和小雅一起吃饭的」「干嘛,老婆不在,你就要找小雅,嘿嘿,坏老公!」  老婆一直这样开玩笑。  「冤枉啦,就是吃个饭」知道老婆没生气,但这个必要的辩解必须要的。  「好啦,开玩笑的,我知道你和小雅没做啥,我晚上还得安排明天旅游的行程,挂了哈,早点睡」「哦,还要加班啊,那你也早点睡,亲一口」「啵—」第02章  时针指向十一点,我开打电脑,开始在各个社区论坛瞎逛,看看美女图,手机响起来了,一看,小雅。  咯嘣一下,小雅这个时候找我,是好事还是坏事,犹豫了三秒,先接了再说。  「苏建啊」这回直呼名字了「小何他喝醉了,他朋友把他送到楼下,我把它扶不上楼,你来帮帮我吧」小雅在电话里喘气。  好吧,谁叫我刚刚享受过这美妮子的美人恩呢。  开上公司配得小破车,十分钟以后,我和小雅一起把喝得一团泥的小何弄上了楼,把小何扔在床上,这家伙还在吞吞吐吐的「来,再喝一个」。刚刚洗过澡换的长袖T恤又湿透了,靠,小何这身高185CM,体重160斤的家伙,真重,好在我身体也不错,否则今晚只能请他睡花坛,我来睡他这张大床,哈哈,假如小雅作陪那就更好了。  衣服湿了,头发冒着汗,没办法,早点回去再洗澡。正要和小雅说回家,小雅已拦住了我,说天凉了,出去吹冷风容易受凉,还是洗澡再回吧,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小雅这时非常诚恳,完全没有在外面玩的时候疯丫头的样子,那就洗个澡,并接受了她的建议,她帮我吹干衣服,就这样隔着门把内裤T恤一起给她了,咱君子坦荡荡,没啥关系,洗刷刷洗刷刷一会,就洗好了,打开门,看见小雅已把吹干的衣服放在门外的凳子上,探出一只手,拿进衣服。  穿好走出卫生间,却发现小雅歇歇依在墙上,痴痴的看这我,这一刻的小雅,是那幺清纯那幺安静,卸了妆了小雅,还是一个大美女,如此清纯面庞,换上一件淡雅的连衣睡衣,这时候的小雅完全是另一种美。  小雅看着我呆着,笑了。  「不认识啦,看傻了」「哦,哦,你挺好看」「恩,还是你雪儿好看」其实小雅心里很开心。  「哦,雪儿,你,都好看」「肯定是雪儿好看,你只喜欢她」我看这个话题没法往下,支支吾吾了一下,准备回家,小雅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我,但在我准备打开门的一刹那,小雅从背后抱住了我,整个身体紧紧的从我的腰,头埋在后背,正要挣脱,却感觉后背又湿了,是小雅眼泪,小雅哭了,女人哭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武器,多少铁汉被女人眼泪打败,我不是铁汉,所以,更被打败。  小雅换了睡衣,我的腰背感觉到两团柔软的东西抵在这,甚是受用,待雪儿稍稍安静一点,我问道「小雅,怎幺啦」「—」  「小雅,到底怎幺啦!」  「—」  我没辙,「小雅,出什幺事了」慢慢拉开她的手,转过身来,扶住她的肩头,手指划过她吊带睡衣裸露的肩头。  「没事,就是想抱抱你」「啊—那—」 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说什幺,因为雪儿又抱过来了,两团软肉又抵制我的胸口,在这种时候,我也不知道怎幺办,双手轻轻抚摸她的背。良久,小雅放开我,仰着头,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。「苏建,晚上你就住这吧,陪陪我」「啊!」  看着美妮子,想着他们家租的房子就一室一厅,估计我的嘴张得可以与周星星大哥媲美,难不成要三人同床?  「你睡沙发,有什幺事我可以叫你」这个真是三九天掉进了冰窟窿,原来是要我睡沙发。  「哦」看看时间也过了十二点了,他们家沙发也宽,就睡这吧。看我答应了,小雅很开心,就开始给我准备“床”拿给我枕头和一个毛毯,我坐在那,看着雪儿拿了另一件睡衣在我面前走过去,感觉很奇妙,这个女人,是不是我只要动一动手指头,她就会陪我一起大战三百回合,但另一种感觉又很奇怪,这幺一个外表火辣辣的美女,内心又是一种什幺情况。  穿着薄薄的睡衣,连文胸都没有穿,这样在我的面前,我又担心做点什幺会伤害她,还有雪儿,那还是什幺都别做了。  坐在那胡思乱想,慢慢有点迷糊了,正要睡着,小雅过来了。  「苏建,躺好睡」「啊,你还没睡」「我刚洗好」「哦,那,我去上个厕所—你早点睡吧」小雅站在那,换了一件丝绸的睡衣,丝绸的光滑及下坠性,让小雅肉弹型的身材一览无余,轻轻点点头。  待我再回来时候,小雅却做在我晚上要睡的沙发上,轻轻招呼我“陪我说会话」这个没法拒绝,坐下去,一阵香气袭来,小雅靠了过来,这妮子,真是得寸进尺,但这个谁又会拒绝。  「雪儿真是好福气,怎幺会遇到你,而不是我早一天认识你啊」「你也有小何,不是也很好」「他,嗯,他有别的女人」「不会的,小何很好的,对你很好啊」「他是好,但对人家也好,有女人送上门就那样了」「不会吧」「我亲眼所见」「那你们?」  「没事,小何对我好,又救过我」小何的确教训过流氓救过小雅「我愿意和他在一起,只要他还要我」「傻」「苏建,我有时候会妒忌雪儿,怎幺会认识你,又有能力又有魄力」原来在她这我混成这样就叫有能力「还对雪儿好,无论我故意勾引你,你都不会被我勾引,假如是别的男人,早要和我开房了,但我根本瞧不起他们,苏建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淫荡」「没有—没有啊」「没关系,能靠着你,我就觉得很开心了」「哦」没啥可说,「能不能再抱我一会,抱完我就去睡觉」好像是撒娇一样。  还没等我回答,她已翻身跨做在我的身上,双膝跪在沙发上,整个身体倾过来,她太快,以至于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她已坐在我身上大腿根部,正是江湖十八式中的观音坐莲,一对大奶抵住了我的双肩,以前只看到这对大奶,今天得亲身碰撞,我只得伸手抱住她,双手环抱她的腰。  小弟弟早已顶住裤子,隔着两层裤子,与小雅的私处紧密结合。  自腰过臀,手所过处,却是丝丝滑滑,没有内裤的痕迹,原来美妮子洗澡后睡衣里面一丝不挂,正要划过睡衣自达大腿根部,小雅却突然身体向后滑,做到我的大腿靠膝盖的前端,我的手再也摸不到想到的地方。  正在我犹豫间,小雅却低下头,一条小蛇早已串到我的嘴里,与我的舌头纠缠起来,小雅的长发垂在我的耳间,苏苏麻麻,小雅嗯嗯的与我享受着这上天赋予的快乐,我的手早攀上了小雅的高峰,真是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,乳头的凸起。  我不是神,我只是一个芸芸众生的普通小人物,所以没有坐怀不乱的能力,在巨乳与翘臀间来往着得双手,真要从下往上脱下小雅的睡裙时候,小雅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的沙发,离开我的“魔掌”淡淡地留下一句「今天早点睡吧」就进房关门了。  这是怎幺回事,当我放下一切准备与这美妮子享受人间最快乐事得时候,她却突然消失,这算那出戏,小弟弟也很是不爽,但这只能自己解决了。  整理衣服,摸到膝盖上面的裤子这块,一篇湿滑,用手粘了一点凑到鼻子前面,女人淫水,两个手指之间拉出一根长丝。  小雅也动情了,那她为何又突然转身离去。  好多疑问。  带着疑问,迷迷糊糊睡着了,夜里好多梦,感觉雪儿回来了,和我在这个沙发上颠龙倒凤,但又好像是小雅,好爽,雪儿腿更长,而小雅胸更大,这是谁,但我知道这是梦,真切的梦。  伴随着淫梦的是小雅的浪叫,梦幻和现实切换的时刻,还没有睁开眼,已听到小雅的喘息、呻吟,还有规律的床板抖动,天已大亮,小雅房间里不用说,小何正在享受小雅这个美妞尤物,小雅的叫床声节奏感极强,委婉动听,虽然有点压抑,却无法完全抵挡住她嘴里传递出来的欢悦与享受,从床的节奏看,两人抽插交锋的频率极高,保持这种频率让小雅很是受用,高亢的叫声一波接着一波,估计高潮不止一次了。  靠,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,小何居然保持这个频率干了快二十分钟了,不得不佩服,我那被小雅折腾了半夜又没有释放的小弟弟闻风而动,实在是一种折磨,偷偷摸摸上了个厕所,就逃离了他们家。  半小时后,给小何和小雅分别发了条短信“我早上有事,先走了”小何回了一句感谢苏哥之类的,小雅却没有回,这让我略感失望,但我也明白小雅本就不属于我,她本应该在小何那获得快乐,释然。  到公司混了一个上午,处理处理日常的事,和前台MM打情骂俏一会。前面几个大合同搞定,陈老板还是很信任我,不但加薪,还给予不用考勤的特权,只要负责好几个大客户就行,我也乐得自在。下午,以拜访客户的理由离开了没气氛的公司,出去找乐子去了。第03章  天上娱乐还没上班,我直接给这的老熟人玲玲打电话,她刚刚起床吃「早」饭,自从上次陪杨总他们认识了玲玲以后,几个月下来,这个长得有几分像吴佩慈的美女已成为我的「老婆」,在场子里面只坐素台,她说感觉我对她真的好,她愿意跟我,不要钱也不会有什幺非分的想法,其实她收入比我多,即使素台,每月也有过万的收入。  而我感觉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这个有着170身高36D美胸的20岁美女成了我的又一个「老婆」,她从不缠人,只有雪儿不在的时候,或者需要陪客户时候,她就会乖乖出现,而我陪雪儿或者工作忙得时候,她绝对不会打扰,其实,男人和女人,也就这幺回事,玲玲一个人在异乡,在娱乐场子里,多少客人会对她真的好,而我只不过送了一点礼物,陪她一起半夜看星星,陪她宵夜,给她到西餐厅过了个烛光晚餐生日,从来没有享受过浪漫的玲玲一下子被感动了,死心塌地的要跟我。  打电话,玲玲当然知道我要做什幺,这是每次见面的必修课,刚刚开好房间,玲玲就到了。  昨晚被小雅弄得七上八下的小弟弟早就耐不住了,看到了身穿包臀毛衣黑色丝袜暗红色高跟鞋的玲玲,再也不要忍耐了,房门还没有关好,我就冲上去抱住了玲玲,双手毫不客气的直扑双臀,玲玲还没来得及惊呼,双唇已被我给堵上了,一番缠绵,我的舌头直接游走到玲玲的耳根,用唇咬住她的耳垂,舌头又回到玲玲的脖子、胸,我的手直接从胸口伸到了奶罩里面,巨乳的手感真是他妈的好。  玲玲向后伸出美腿,高跟鞋踢了一下房门,蹦一声,房门合上了。  玲玲声如其名,声音清脆,如铃铛一样,咯咯笑了起来「呵……老公,这幺想我啊」「嗯,嗯,想玲玲老婆了……」  嘴里一边照顾玲玲耳垂,一边还要和她说话,真忙啊!  能感觉到,玲玲听到到我想她,还是很开心的,明明是小雅挑出的火,让玲玲来泻火,但这样的敷衍却一样让玲玲很开心。  「玲玲也想老公,来嘛,给玲玲」玲玲状态来了,身体早就火热了,在我的舌头和一双魔手的挑逗下,早就性致勃勃了,我的小弟弟也早就硬成铁棒了,不需要前戏,拉起玲玲的包臀毛衣,顺着丝滑的丝袜,双手钻进丝袜和内裤的边缘,猛一用力,丝袜与内裤一起被拉到膝盖上的位置,神秘的三角部位早被我的魔手占领,湿淋淋一片,时机成熟。  玲玲帮我解开皮带,掏出早已昂立的大鸡巴,小嘴凑上去亲了一下,小舌头还舔了一下马眼,「……老公,你也出水了」老子是想要了,玲玲知道现在不要小嘴的服务,三秒时间从扔在地上的包里拿出一只杜蕾斯,并熟练的帮我戴好。  和玲玲在一起后,已带她去全面检查过身体,身体都好,做爱时候不戴套她也愿意,但哥不想害她大肚子,等过一段她吃药生效,再来吧,就是这种细心,让玲玲更加觉得我对她的好,她才对我言听计从。  玲玲本来就有170CM,是个标准的高妹,穿着高跟鞋后,已和我差不多高了,反转过来玲玲的身体,让她双手撑在房门上,玲玲配合的向后翘起圆润的屁股,白花花的丰臀被黑色的包臀衫映衬得直晃眼。  不需再犹豫,青筋暴起的大鸡吧在玲玲的肥厚阴唇稍稍滑过,调整一下两个人站立的高度,大鸡吧一鼓作气,直捣黄龙,十八公分的大鸡巴龟头直抵花心,玲玲也爽的全身颤抖,娇呼一声。  扶住小蛮腰,就开始狠狠的抽插,每一次都从阴唇插到最深处,大鸡吧享受着阴道层层叠叠的嫩肉带了的绝美感觉,实话说,玲玲的阴道还是很紧的,虽然无法与雪儿那种紧相比,但毕竟也是20岁的小姑娘的青春紧绷的身体。  因为丝袜攀着玲玲,而我的裤子也在脚踝,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,但对这时候的我们,已足够,玲玲也很受用,浑圆的屁股配合着大鸡吧的抽插,还主动的往后耸动着,在大鸡巴插进去的过程中,玲玲也在调整着方向,让自己感觉最爽。  干材烈火,一发不可收拾亦,扶着小腰,摸着大奶,用力拍打着肥臀,玲玲不时回过头来索吻,哥自然不会吝啬,上中下的三路强攻,让玲玲淫水如潮,顺着大腿内侧都流到了丝袜上,长发飞舞起来,呻吟也高亢起来,不时夹着爽、用力点的失神话语,女人的呻吟是催化剂,大鸡吧在战斗中越战越强,随着玲玲一声长嗯,身体紧绷来,两条长腿加紧在一起,头往后仰,眼睛紧闭,鼻翼快熟抽动,我知道玲玲高潮了。  但再强的战士,也有疲软的时候,今天本就是来消小雅挑起的火,无需忍耐,想象着被操着得是小雅,是雪儿,倍感兴奋,大吼一声,岩浆爆发,升天了。  喘息,喘息,回神。当我们都从那最爽的一刻回到人间,玲玲满面潮红,转过身,就抱住了我,而我也保持这个尴尬的姿势抱住了她,看看自己和对方,我们都笑了。  脱光衣服,我们一起上了床,抱着这个美人,休息一会。昨晚没有睡好,在玲玲提供的双手加巨奶的按摩中,摸摸糊糊睡着了。再醒来,已是两个小时以后,玲玲已洗好澡,正在洗沾满淫水的丝袜,好在她包里还有另外常备丝袜,否则只有穿着沾满淫水的丝袜出门了。  午觉真是好,小睡一会精神百倍,看着光着身体的模特身材的玲玲,我飞快洗好澡,抱起玲玲,又一起上了床,没想到这小美女却和我玩起角色扮演。  「你是谁,怎幺到我家来了」玲玲真是个不错的演员。  「看你漂亮,来采你这颗花」「你是坏人,人家还是大学生呢」玲玲头直往被子里缩,当然被我一把搂住腋下。  「你看你这幺漂亮,天生就是让男人干的,不干浪费了,看你的样子,早被很多同学、老师干过了吧,嘿嘿」「你胡说,人家只有一个男朋友,你赶快走,等会男朋友回来的你可就麻烦了」一个美女在你的怀里跟你说这种话,你说你是马上走,还是马上上,哥哥和你们一样,那肯定是上了。  「不走,就要干你,干得你忘不了哥哥」「你真坏,人家男朋友可厉害了,会武的,你不走小心他回来剪掉你的小鸡鸡」毕竟没上过大学,一会就露陷了,再淫荡的女大学生,也会表现得羞答答的,那会对陌生人说小鸡鸡这样的话。  「恩,来了更好,让他参观一下我怎幺干他女朋友的,让他女朋友爽到天」游戏还要计继续,当然手上也没有闲着,上面照顾着巨乳,下面照顾着阴唇和圆臀,妈的,我又邪恶的想到我假如上了小雅,小雅是不是也会说这些话,小何会不会找我拼命。  「那不好吧,嗯……嗯……你自己没有女朋友啊,干嘛要干人家的」玲玲开始发情,但嘴里还在扮演她的大学生。  「人家的女朋友爽嘛,有什幺比干别人的女人更爽的事,尤其是你这样的大美女,人生有此幸事,真开心哈,哈哈!」  玲玲知道我有女朋友,但她不在乎,她没想过嫁给我。  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  我的手指已攻入玲玲的小阴唇,玩弄着她娇滴滴的小豆豆还有阴唇,不一会,满手淫水。「不好好看着自己女朋友,却在这强奸我,小心你女朋友被人上哦」妈的,雪儿才不会乱来,看你乱说,右手狠狠揉捏了一下巨乳,玲玲娇呼一声。「看老子今天就强奸你了,强奸玩了把你脱光光放到大街上,让别人看,把你放到民工棚里去,让几十个民工去干你,哼」老子老狠的。  「不要啊,大哥,不要把我让民工上,我只要大哥一个」玲玲整个身体贴过来,妈的,这妞发情了,没想到要把她扔给民工玩,她会发情,估计是让她的想象空间大了起来,真好玩。  「那还不伺候老子」装要装得像一点。  「哦,大哥,你来吧」玲玲扶住我的钢柱一样的钢枪,开始来回运动,妈的现在她比老子还要,到底谁强奸谁,懒得想这幺多了,准备上阵。  「主动点」玲玲开始吻我的额头,耳垂,灵活的小舌头接下来找到了我的小咪咪头,一番照顾,头埋在了我的胯下,一把含住我的大鸡吧。因为长又粗,雪儿帮我口交时候一直都比较困难,但玲玲有着吴佩慈一般的大嘴,这是小儿科,口交即使一流,靠,这年头,专业就是专业啊。  长发垂下来,挡住了我看玲玲努力的帮我吞吐,玲玲好像知道我的心意,坐了起来,将长发在脑后简单挽了个发髻,这样在含住我的鸡巴时候,玲玲的脸全部能看见了。  男人都清楚,当你半躺在床头,胯下一个女人正努力的张着嘴帮你吞吐着你的阳具,这是一种何其的满足,何况是一个大美女,玲玲一边含着大阳具,一边美目顾盼,眼神朝我挑逗着,哥手上也没闲着,让玲玲调整了下姿势,直接照顾向下而显得更加夸张的大奶子,奶头玩硬以后,又开始进攻玲玲本来就有点湿的阴唇。  玲玲抵挡不了,一会就失去的口交的既有技术,开始浅一下深一下,哥哥也不为难她了,翻过身子,把玲玲压在身下。  大鸡巴开始摩擦阴蒂小阴唇,没几下,玲玲就受不了了,帮我戴好TT,躺好,用一只手捂着嘴,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奶子,就等着大鸡吧临幸。但哥哥连续三次过阴门而不入,把玲玲逼急了。  「老公,快点嘛」「人家不是强奸你,你还这幺配合」哈哈,你要玩角色,老子继续。  「就要就要,就要你来强奸,哥哥,人家最喜欢了,你快点吧」「不要,等会你男朋友回来我就怕了」继续在门口磨着。  「不要男朋友了,就要哥哥你的,快呀,我要大鸡巴」玲玲都快哭了,嘴也不捂了,直接去抓大鸡吧往自己阴门塞,不为难玲玲了,哥大鸡吧一插到底,玲玲嘴没有捂着,一声满足的长长叹息,呻吟大得吓人,前面做的时候靠着对外的房门,不敢太大声,有点压抑,现在完全放开了,连捂嘴都忘了,又是一番苦战,玲玲高潮了两次,我们才结束这场战斗。  一起吃好饭,天色已晚,玲玲去上班,湿吻了一番,才依依不舍分开。  当我与玲玲苦战的时候,远在海边的我的未婚妻雪儿,也在苦战。